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说说我们的“家丑”

2018-5-25 22:13| 发布者: 翟凯报| 查看: 426| 评论: 0

摘要: 西汉末东汉初那段风云际会的英雄时光里,最先起来武装反抗王莽的是谁?不是绿林和赤眉,不是更始帝刘玄,不是云台二十八将也不是光武帝刘秀,而是一个叫做翟义的人。 本来是想说说翟方进的,在《汉书》中看到,翟方 ...

说说我们的“家丑” 

西汉末东汉初那段风云际会的英雄时光里,最先起来武装反抗王莽的是谁?不是绿林和赤眉,不是更始帝刘玄,不是云台二十八将也不是光武帝刘秀,而是一个叫做翟义的人。

本来是想说说翟方进的,在《汉书》中看到,翟方进这个汉末的书呆子丞相,其实一点都不呆,他以研读《春秋》起家,在薛宣的提携下最后做到丞相,而且一做就是十年,比起后面的几个短命丞相来,那可是长寿得很,由此可见翟方进的厉害。

翟义是翟方进的小儿子。翟方进在做了十年丞相后,虽被皇帝逼得自杀,但皇帝看在翟方进劳苦功高的份上,亲临翟丞相的故乡对其厚葬,谥号“恭候”。若干年后,翟义起兵反对王莽,兵败,翟家因此被灭了三族,连翟方进的尸骨也被王莽挖出来挫骨扬灰……

翟家的事,且容我慢慢讲来。

说到薛宣和朱博的时候,说这两个丞相,因为没读过什么书,所以不被人待见。这个翟方进虽然也和他们一样起于草根,但却是一个读书人,是和匡衡一样的,从小家穷而发愤读书,后来成了一代儒宗。只不过,他没有像匡衡凿壁偷光那样脍炙人口的故事可供流传,所以普通人对他知之甚少,也不是全然没有故事,下面两个故事或者可以说道说道。

翟方进小时候并不聪明,甚至可以说很木讷,呆头呆脑的。在他十二岁那年死了爹,家里本来就不富裕,爹死了,那就更穷了,于是呆头呆脑的小翟方进托关系去到汝南太守府里做了一个小厮。这个汝南郡,治所在上蔡(为什么叫上蔡,是不是还有下蔡,另一文章说明),翟方进由继母照顾,就生活在上蔡往东50里的“翟家庄”。汝南郡是刘邦推行郡县制里面积最大的郡,东到现在的合肥,南到淮水,西到西平,北到商水,此地经济富足名人特多。翟方进呆头呆脑呀,做跑腿的小厮总是办不好事情,总被当地的官员责骂,骂多了也伤自尊是吧,像我这样的呆子,也是有自尊的,何况翟方进呢,加上有一个算命先生说,小呆子将来贵不可言,翟方进一怒之下辞了职,跑回去跟他的后妈说:“亲娘啊,我!要!读!书!”

汝南郡那时候算是中原腹地,也是一个很有文化的地方,之前出过李斯,之后出过东汉末年四世三公的袁氏家族。但翟方进却想到京城里去游学,因为名儒大师那时候都在京师里。

你想想,十二三岁的一个小呆子要离家千里到外求学,做妈的(虽然是后妈)怎么放心得下呢?没办法,为了孩子的前程,这个后妈也打点行装,跟着翟方进到了长安陪读。为了让翟方进能读书,这个后妈起早贪黑地做鞋子摆地摊、给人家洗衣做饭,赚点小钱来交学费和吃饭。如此,十年,翟方进学了十年《春秋》,他后妈卖了十年鞋子做了十年的苦力,总算熬出了头。呆头呆脑的翟方进读起书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很聪明了,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成了一个通晓经术的大学问家,有很多人都慕名前来向他拜师,读书人的朋友圏里,小翟名声也很响。两三年后,通过考试,小翟进入到朝廷里做了一名议郎。

小翟为人很有心机。他知道自己没有后台没有靠山,想要出人头地,必须得靠学术圈里有声望的人推举。有一个叫胡常的人,也是研究《春秋》的,是一个老学霸。当时小翟虽然打出了一点名声,但在老学霸眼中,小翟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胡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小翟使了点心机:每次等胡常召集学生讲课的时候,小翟就派他自己的学生到胡常的课堂上去旁听,下课了之后,还要学生围上去专门向胡老师请教,听了胡老师的教诲,学生还要掏出小本本,把胡老师的讲话记下来,并结集成书,号称胡老师语录

想当年,孔子的语录也是被孔子的学生记录下来,成了《论语》,成为经典。胡常一看到自己享受和孔子一样的待遇,那心里美啊,再一看,咦,这不是我自己的学生啊?你们谁啊?学生说,我们是翟方进的学生。胡常问,翟方进的学生,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学生说,翟老师说他的学问没有你老高,就让我们来向你老讨教。

话是开心锁,话是迷魂汤啊。胡常听了高兴啊,心里想,小翟这人不错,对俺挺尊敬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从此之后,这个胡常在和朝廷官员交往的时候,总是夸翟方进:小翟不错!小翟不错!!小翟不错!!!没错,我说的是字,为什么说是咬成人上人呢?且看翟方进的升迁史。

在胡常等名儒的大力推荐之下,翟方进不停升官,先是成为博士,几年后做了朔方刺史。刺史这个官,就是中央派到地方上的巡视组组长。翟方进就是在做刺史的时候,把人品搞坏了,因为他只要看到一点不合规矩的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不厌其烦地向中央打报告,报告交得多,上面就认为他办事认真而且能力出众,一下子把他升到了丞相司职的位置上。小翟就因此认为,要想升官,就必须不停打小报告,而当时的皇帝汉成帝,偏偏就吃他这一套。

丞相司直,是丞相的助理之一,主要协助丞相管理法律方面的事情。已经算得上是二千石级别的省部级官员了。

在丞相司直的位置上,翟方进最有名的事情,是一下子咬下来两个司隶校尉。司隶校尉是个什么官?放现在那可是相当于中央监察部部长,很厉害的,比起后来明朝的锦衣卫的首领还要厉害。

第一个被搞下来的司隶校尉叫陈庆,原因是,之前翟方进不守规矩占用驰道,陈庆把翟方进的马车没收了,翟方进怀恨在心,一直想找陈庆的把柄。后来一次,陈庆和别人聊天时,说自己以前不小心在工作上犯了一点错,结果被翟方进听到了,翟方进一本参上去,皇帝把陈庆给免了职。

另一个被搞下来的司隶校尉叫涓勋,也是因为涓勋先得罪了翟方进,后来被报复。在一次查办地方案件的时候,丞相府、御史府派人和监察部及中央巡视组联合办案,结果丞相府的人在办案时压着司隶校尉(监察部),监察部觉得自己受了欺负,就去找皇帝评理,说丞相府的人不对,翟方进一看他的人被司隶校尉打了小报告,也以牙还牙,说涓勋如何骄横跋扈,如何结党营私。皇帝一生气,把涓勋也给免了职,下放去做了一个县令。

你看,这个翟方进告状告上了瘾,告成了精,搞得上上下下都怕他。当时的丞想是薛宣,前文说过,薛宣没读过什么书,因为觉得翟方进在学术圈很有名望,又是他的得力下属,因此很器重他,也刻意结交。薛宣经常对他的下属说,你们要好好尊敬翟方进,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做丞相的。

后来,翟方进又在修建昌陵的工程中检举了一大批官二代营私舞弊,皇帝很是赞赏,派他去做京兆尹,也就是想让他到重要的地方岗位上锻炼。翟方进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干了三年,也是到处咬人,搞得人人怕他,越是这样皇帝越喜欢,把他提拔到了御史大夫的位置上,成了丞相备胎。做了几个月备胎,薛宣因为捕盗不力和加收税赋给死去的邛成太皇太后办丧事,被皇帝免了职。翟方进被连坐,也被贬职为执金吾。也仅仅只贬了二十多天,因为丞相位置缺,又被皇帝提起来任命为丞相,封高陵侯,号为通明相。你看,不仅不降职,反而还升了,这个汉成帝,你让我怎么说他才好。

前文讲朱博时,说到和朱博关系很好的陈咸、萧育等几个官二代,这些人因为父荫,基础好,加上本人也有才学,在官场上都混得不错,但都混不赢翟方进,反倒让翟方进后来居上,成了丞相。特别是陈咸,很早就做了御史大夫的助理,只不过后来因为犯了一点漏密的小错,就被打进监牢,差点丢了命。他被朱博救出来后,不得不又从地方上重新干起。等到后来陈咸从南阳太守的任上转任少府时,和时任京兆尹的翟方进关系很好,成了铁哥们。铁哥们,也只是说说而已,真放在利益的诱惑面前,都不是那个事了。当时要选一个人做御史大夫,候选人有三个:陈咸、逢信和翟方进,结果翟方进拿到了这个位置。几个月后,薛宣被免职,为了抢到丞相备胎的位置,陈咸也豁出去了,跑出来质疑翟方进,说,你你你也在征税的时候做了薛宣的帮凶凶。翟方进是什么人?睚眦必报的,心时发誓:陈咸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大家还记得那个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么?这个陈汤那时候虽然已被免职,但王凤提拔他做了中郎,王凤王音兄弟俩大事小事都喜欢找陈汤做参谋,而逢信、陈咸等人也和陈汤关系很好。王凤王音死后,新上台的王商(这个是王凤王音的兄弟)不喜欢陈汤,陈汤是有名的“酷吏”,得罪人更多,王商找了个罪名,把陈汤发配到敦煌充军。而这个时候,翟方进做了丞相,他也很讨厌陈汤,给陈汤定罪发配充军的事,基本上就是翟方进看着王商的脸色一手操办的。陈汤和陈咸是好朋友啊,陈咸知道翟方进会拿这个事做文章,果然!

没过多久,翟方进的报告就交到皇帝面前了,说陈咸如何如何和陈汤勾结串联作奸犯科,贪赃枉法,要求皇帝免了陈咸。皇帝同意,免了职。两年之后,王商的弟弟王立(王家四兄弟虽然都是王家的,但彼此志趣各不相同)又举荐陈咸,皇帝召见后,准备给陈咸一个小官,但翟方进还是不同意,他知道陈咸太优秀,一旦打虎不死,必将成后患,这次放过了陈咸,哪天陈咸翻身了,肯定没有他翟方进的好果子吃。翟方进再次向皇帝上书,说陈咸是有罪之身,不可任用。

你还别说,汉成帝还真是从心眼里喜欢翟方进这个人,马上听从翟方进的话,把陈咸又赶回了老家。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不久,成帝的宠臣淳于长被王莽搞下台了,淳于长和薛宣、翟方进是一伙的,按那时候的连坐,翟方进要和淳于、薛一起被问罪,但汉成帝实在是太喜欢翟方进了,所以,当有人告发说,翟方进在做丞相前一直暗地里和淳于长往来密切相互勾结时,即便翟方进心虚跑去向汉成帝请罪,汉成帝也大度地原谅了翟方进,说:朝过夕改,还是好人,你就算了吧,好好给我办事就行了。

你知道翟方进接下来干了一些什么事吗?绝对亮瞎大家的双眼!

首先,他向汉成帝上奏说:淳于长有罪,但他向王立(那时候王家四兄弟前三个已死,剩下王立掌权)行贿想脱罪,王立罪不可赦,请皇上治罪。汉成帝说,王立是我的舅舅,我不忍心,算了吧,把他送回封国就行了。翟方进又说:王立虽然被免罪,但是他有很多同党,都是坏蛋,要治罪,比如朱博、陈咸、孙闳等人。就这样,好不容易熬到后将要立万的朱博被免了职,而陈咸本来就已被免职,经过这一折腾,陈咸在老家被他这个曾经的好朋友给活活气死了。

这还没完,翟方进不断地告发曾经和淳于长关系好的人,包括京兆尹孙宝和右扶风萧育在内的二十多个省部级官员都因为他的告状而被免职。翟方进的疯狂,由此可见。

话说翟方进做了十年太平丞相,正当他四十多岁正值壮年之时,突然稀里糊涂就死了。说是那年,星象上怎么怎么了,这种东东我也不懂,也就不多说,免得贻笑大方。反正,星象异常,有人就向皇帝报告说,出现这种灾祸的星象,是因为丞相不称职。皇帝就给了翟方进一封密信,信里装模作样地批评了翟方进一顿,说你丞相如何不尽职,要好好改进。按我的理解,这本来是走过场的一封信,只是提个醒,要搞好安定团结,事后皇帝还叮嘱,你要好好喝酒好好吃肉,赏你好酒十石犍牛两头。谁知道,翟方进看完这封信后,居然自杀了!一定是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而史家们也不好明说,反正翟方进突然就自杀了,自杀得莫名其妙,就好像你在笔直的马路上很自然地开着车,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一个拼命的主,急刹车然后往回开一样。而皇帝大人,也没把这封信向外公开,而是大张旗鼓地张罗给翟方进办丧事,《汉书》上说,皇帝多次关自前往吊唁,很是隆重。

翟方进死的时候,仅46岁。

翟方进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翟宣“袭父侯爵,称“高陵侯”,一个叫翟义。翟宣是个老实人,老老实实地靠着父亲的荫庇做官,最大做到南郡(现在的荆州,治所在南阳)太守。这里插一句啊,刘祉,字巨伯,光武帝刘秀族兄舂陵康侯刘敞之子,翟宣家的姑爷。刘敞的曾祖父节侯刘买,以长沙定王的儿子封于零道之舂陵乡,为舂陵侯。刘买去世,子戴侯刘熊渠继位。熊渠去世,子考侯刘仁继位。刘仁以舂陵地势低下潮湿,山林间有毒气,上奏书要求减邑内徙。汉元帝初元四年(43),徙封到南阳的白水乡,还是以舂陵为国名。于是就与从弟巨鹿都尉刘回及刘氏宗族住到一起。刘仁去世后,子刘敞继承。刘敞谦俭好尚义气。把父亲时期的金宝财产悉数给与了昆弟们,荆州刺史上书崇尚他的义行,拜他为庐江都尉。一年多后,遇到族兄安众侯刘崇起兵,王莽害怕厌恶刘氏,征召刘敞到长安,不让他回到自己的封地去。原先在平帝时,刘敞与刘崇都聚会在京师,作为明堂的辅助祭祀。刘崇看到王莽将危害汉室,私下对刘敞说:"安汉公王莽独揽国政,群臣莫不曲从,国家将被他覆亡。太后年纪老了,平帝又幼弱,高皇帝所以要分封子弟,就是为了这个啊。"刘敞从内心同意。等到刘崇事败,刘敞害怕,想结交援引树立私党,就为刘祉娶高陵侯翟宣之女为妻。恰逢翟宣弟翟义起兵准备攻击王莽,南阳郡吏捕杀翟宣女,刘祉被连累囚禁于牢狱。翟义就不一样了,这个人胆子粗,不怕事,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做了南阳都尉并代理南阳太守。那时候,王凤的兄弟,也是实权派之一的王根,他的一个亲家,南阳下属宛县县令刘立,虽然只是一个县令,但后台硬,而且也算是皇亲,在翟义视察辖区县的时候,因为对翟义不礼貌,被翟义以不敬之罪抓了起来,要送到京城问斩。这个事不仅惊动了王根、惊动了皇帝,也惊动了翟方进,翟方进知道这样搞的不良后果,马上把刘立放了,还深深为翟义担心。

翟方进死后,他的两个儿子各自靠自己的本事自己慢慢发展。翟义辗转做了东郡太守。

过了没几年,新上台没多久的汉平帝又莫名其妙地死了,平帝在位没几年,新接位的汉皇帝孺子正是幼年,说是每天王莽要抱着孺子上朝,而王莽也凭着太皇太后(王莽他亲戚)的关系,成为了摄政王,暂以皇帝居之。

历史上,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最著名的,当属周公辅佐成王了,即西周初年,成王继位时尚在年幼,周公摄政,辅佐成王,待成王成年后交还权柄,在周公还没有交出权力时,世人也多认为周公是想篡权。那时候的王莽,也是以周公辅政自居,有一首很出名的诗,好像是白居易的诗吧,是这么说的: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谦下士时。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是啊,如果当时王莽就死了,他一定是可以像周公一样流芳百世的。但是,我们抛开以后不谈,单说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称赞王莽的时候,你,翟义,凭什么说王莽一定会篡权,又凭什么说已经英年早逝的汉平帝是王莽毒死的呢?后世的史学家往往都说汉平帝是被王莽毒死的。这一论断,虽然不一定真是一个冤案,至少也是一个疑案,因为史料上没有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汉平帝之死是死于王莽下毒。但那个时候,翟义就信誓旦旦地称,汉平帝是被王莽毒死的,你一个地方上的小太守,多少京官都不知道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反正翟义认为汉平帝是被王莽毒死的,在王莽做摄政王的时候,他以东郡太守的身份,联合他的外甥陈丰一起,以王莽一定会篡夺汉室天下的莫须有罪名,联络了一帮封在东平的皇亲国戚举旗造反了。当时,翟义拥严乡侯刘信为帝,自命为大司马柱天大将军,封东平王刘匡(刘信的儿子)的老师为丞相,东平的中尉皋丹为御史大夫,组织了一套行政班子。

翟义造反的旗帜一举起来,队伍迅速扩大,军队的人数一下子达到了十万之众,天下皆惊。王莽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派兵遣将进行镇压。镇压的同时,王莽每天都会抱在小皇帝上朝会见大臣,不停地向各位大臣表明心迹:我不会篡权的,我真的是像周公一样,在真心诚意地辅佐小皇帝。各位大臣也会附合着说:大人你放心,我们是知道你的,如果没有翟义造反,怎么能显示出你的圣德呢?你真是比周公还伟大啊。一个使劲辩白,一群人使劲夸赞,这个戏演得很热闹。

王莽还因此写下了一篇很了名的《大诰》,颁布天下,来为自己辩白,表示等小皇帝长大成人之后,一定会把皇位交还给刘家的,这里就不细说了。反正王莽派出的军队和翟义的造反队伍打仗,一路顺风顺水,没多久就把翟义打得打败而逃。打仗的这时候,京城里也没闲着,王莽派人把翟义的哥哥翟宣、翟义的老娘,还有翟家的亲戚以及刘信的两个儿子一共二十四口人,在长安的闹市斩首示众。翟义的队伍和国家军队最后在圉城展开决战,造反部队战败,翟义和刘信眼看打不过,丢下队伍逃走了,翟义被捉,同样斩首于闹市,刘信不知所终。

翟义在关东一带起事造反的时候,京城周边也有一股匪兵呼应,以赵明、霍鸿为首的一股匪兵,带动了京师周围二十三个县的人造反,兵力一度也有十多万人,势力最大时,甚至打到长安未央宫门前。直到在关东的军队镇压完翟义的队伍后,折返过来拱卫京师,打了好几个月,才把赵明、霍鸿他们打败。

王莽的中央军得胜收兵之后,对翟家是说不出的愤怒,越想越觉得窝囊,他把翟家的房子全部铲平,挖成池子蓄上水(不知是什么讲究,莫非是要破坏风水?),然后把翟义的老爹翟方进以及翟家先祖的坟墓挖开,挫骨扬灰,火烧棺材,并且把翟家三族会部杀掉,连那些小孩子全不放过。杀完了,把尸体归拢,挖一个大坑,埋了,在坑上种上五毒草(这不是指五种毒草,现在人考证,五毒草是一种草的名称,又叫赤地利,不仅没什么毒,还是一种解毒止血的中草药,但听这个名字,可能当时认为是非常毒非常毒的一种草吧)。

先说翟义,翟义反王莽,也是做了一番准备的。名不正则言不顺,不是皇亲,分量不够,出师无名,难以服众。立刘信为侯,成立一套新的领导班子,以王莽一定会篡夺汉室天下的莫须有罪名,举旗反莽,兵败,追到河南固始抓到,押解到陈州,当众车裂,翟方进及三族宗亲坟墓被掘,族人尽皆被戮,包括小孩都不放过。历史上是这么写的,也可能王莽为了稳住众人,故意这么说的,宫廷里的事,放出来啥话就是历史,再说当时的交通不方便,又没电话,下边怎么传上边怎么说吧,反正稳住人心就行,王莽要的是效应,也是给自己出出气吧。

可能吗?做了恁久的东郡太守,别忘了,还有个南郡太守啊,翟义再捣蛋也是南郡太守的亲弟弟呢!这个档口,南郡太守做了什么,没有确切资料,不敢妄议。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14岁的汉平帝暴死。王莽挑选了一位只有两岁的刘婴继位。公元6年,刘婴被立为皇太子,王莽则以周公自称。此时,王莽的称帝之谋引起了刘氏宗室及官吏的强烈反对,下层吏民也街谈巷议,纷纷表示不平。

公元7年初,时为东郡(今河南濮阳西南,当时属河北大名府辖区)太守的翟义对其姐姐的儿子陈丰说:"新都侯王莽摄天子位,号令天下,自称学周公辅成王之事,我看要不了多久,他必取而代之。如今刘汉宗室衰弱,外无强大藩国,王莽一旦发难不能抵抗。我是宰相之后,官为太守,父子受汉皇恩泽深厚,理当率先讨贼,以安刘汉。我想发兵西讨王莽老贼,你肯随从我吗?"18岁的陈丰当即许诺随从翟义,其实还是因为翟义就认为是王莽设计陷害家父,就此报仇也说不定。

他们立即与东郡都尉刘宇、严乡侯刘信、刘信弟武丰侯刘璜密谋。东郡王孙庆素以骁勇多谋、善于治军闻名天下,当时正在京城。翟义就假造朝廷诏书以孙庆犯重罪立即抓捕为名,于公元79月挑选精兵强将,首揭反王莽大旗。他立东平王刘云之子刘信为天子,自己任大司马柱天大将军,东平王教师苏隆为丞相,中尉皋丹为御史大夫,传檄声讨王莽书于各州郡,严厉声讨王莽毒杀汉平帝、骗取摄政尊号、挟天子以令诸侯、蓄谋汉家天下等十恶不赦之罪。公告天下今汉皇刘信已立,号召天下吏民共扶汉室,齐心协力铲除王莽等窃国大盗。讨莽檄文发出,郡国都为之震动,全国反莽情绪激扬,踊跃参加翟义的反莽大军。"比至山阳,众十余万。"(《前汉书·翟方进传》)全国很快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反莽浪潮。

正在做皇帝美梦的王莽胆战心惊,抱着孺子刘婴在宗庙祷告:"昔成王幼,周公摄政,而管蔡挟禄父以衅,今翟义亦挟刘信而作乱,自古大圣犹惧此,况且莽之斗筲?"王莽同时调动所能征调的大军对翟义的军队进行血腥镇压,年底在圉县(河南杞县西南)攻灭翟义的部队,翟义自命为大司马柱天大将军,翟义十万兵呢,大势已去,早带着一帮护卫逃走了。翟义首举反莽大旗,虽兵败身亡,但他揭穿了王莽篡权野心,点燃了西汉末年农民起义的星星之火。

翟义小儿子被老丈人姚子焕改了名,藏在姚家楼乡下,七儿子留在淄博被人藏匿起来,带着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四儿子、五儿子、六儿子及家眷往南一直逃到江西九江,落地生根,繁衍生息。翟方进的墓压根就没找到,本来二公子就不是善茬,消息灵通,早就有准备,有郡守护卫及翟家庄彪悍庄丁组成120人的护卫队,掩护翟方进骨骸,一路向西逃往山西运城,在临猗县境内,将翟方进葬下,护卫队一干人等就地隐匿,护卫祖坟。

打断一下,1976年冬,当地农民刨地的时候,无意间刨到一块古墓,经国家文物部门鉴定,此墓为翟方进墓,封土呈方形,长约12米,宽约8米,高约5米。墓里面发现一通残碑,名为汉《建宁残碑》。残碑为不规则形,高67厘米,宽44厘米,厚28厘米,石面仅存字6断行,共45个完整的汉隶书。末行"建宁元年九月辛酉"八字,为我们断识这块残碑的时代提供了确证。建宁元年(168年)为东汉灵帝第一个年号,距今1850年,此石堪称山西汉碑之瑰宝。因碑文残缺不全,难以知其所记内容。但可以知道它是在赞颂一位贤明的地方官“绛邑(今山西绛县)长”,又有“遗爱”字样,所以定其名称为“绛邑长遗爱”德政碑。此碑的撰文、书丹者姓名均不可知。所幸立碑年代尚在,为“建宁元年九月辛酉”。建宁是东汉灵帝的年号,其元年正是公元168年,距今已有1850多年的历史。
   
翟方进,汉成帝时擢拜为丞相,敕封“高陵侯”。该为相10年,勤恳理政,体恤民情,修文治法,杜绝酷刑,深得民心,被世人誉为“茂德洪业,辉焯于汉廷”的“通明宰相”。绥和二年(公元前七年),因遭陷害含冤自杀。殁后埋葬在原籍祖茔。许多年后,翟家后代又惹杀身之祸,为避灭族之灾,逃迁山西,定居猗氏(今山西临猗),故将翟方进墓移葬于此。世人称此处为“汉故丞相高陵侯”。墓地原建筑宏伟,碑碣众多。据清康熙《猗氏县志》记载:翟公后代昌炽,绵历魏晋,郡守列卿,历代不绝。这位翟氏后人,便是民众尊崇的贤明官员,因而为其树碑立传,1979年被国家公布为一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通残碑,是我国文字碑创始时期的遗物。这弥足珍贵的实物佐证,对于研究中国碑碣文化,有着极其重要的史料价值,同时,这通残碑作为山西现存最早的一通文字碑,碑文书体为真正的汉隶,字形方整刚健,古朴秀丽,体现了雄浑博大的汉代书法艺术,堪称古碑中一块瑰宝。这个次序是不是有点乱啊?乱就乱乱吧,学识浅短,能说明问题就行了。

这里还有个疑问:翟义反王莽是公元7年,就算是前年或者是当年把翟方进的骨骸转移,到建宁元年(公元168年)也有161年,这残碑什么时候放进翟方进的墓里边的呢?还是残碑,这残碑哪来的呢?怎么放一通残碑呢?是为了给后人做标记,若干年后的后人放进去的还是有别的说道呢?有识之士的翟氏后人也操操这份心,早点弄明白吧。

其实这个呆头呆脑太守府里的小厮,就是我的先祖翟方进,我就是翟方进第69代后人,翟明华。

 

                                     2018525日星期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e96cd07cece73cd6.jpg
申请会员: 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
我要投稿: 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
族谱收集: 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
apple.jpg 广告招商: 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
站长热线:183-0161-9188
管理 团队 翟氏QQ群
1.jpg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翟氏宗亲联谊网

站长:翟明华 联系方式:Email: minghuatongxun@163.com 传真:0396-6847775 。客服及投稿:zhaikaibao@hotmail.com
联系电话:18301619188 www.chinazhai.net
 
本网站为非盈利公益性民间网站,所有文章、影像作品资料为原作者版权所有,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出自中华翟氏网,并且不得作为商业用途!